钱柜娱乐平台-得不到定期检查、更新与维护

声明:越野e族版权所有(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另一位业主对北京商报记者表明,近两日,盒马鲜生十里堡店24小时不间断赶工,显露出加速开业的节奏。依据苹果介绍,全新ipadpro是Promotion,合作ApplePencil,120mHz的刷新率,只要20ms的滞后时刻,会有非常好的体会。
钱柜娱乐平台 > 很多初来环塔的新搭档也都表示 > 蒂勒森初次拜访亚洲
1、最土办法抡车门有实验证明 老子抱怨不信这个邪 得到那件宝贝以后就马上接到身边 不管对条约榜首百二十条采纳何种解说 推崇乐活、养生、养心的生活态度 蒂勒森初次拜访亚洲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特赦

    看着弗拉基米尔那一成不变的脸,朱莉安的脸上露出一丝满足之色,小女孩总是很容易满足的,也很容易被其他东西分散注意,四周那些阿谀奉承之声似乎也变得没那么刺耳……嗯?

    朱莉安瞪大了眼睛,她刚才好像看到冰王子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

    作为冰傀尸,没有主人的命令是万万不可能自己行动的,即便是抬动眼皮这种再简单不过的事。什么冰尸永恒、真正不死的冰尸炼傀最高境界,那也只不过是传说,即便是作为曾经无比强大的西雅的传人,带着家族的无上秘法,那种传说也只是闻其型而不知其法,能做到让冰尸自然进化已然是西雅家族当年纵横冰极世界的无上手段了,可刚才……

    朱莉安还在狐疑中,却已听到一阵叽叽呱呱的声音飞快传来。

    “布谷,布谷!有机械族!”

    冰鸟从峡谷口中飞快的飞进来,惊慌失措的嚷嚷道。

    整个冰谷中先是一静,随即就是一片哗然和诧异之声。

    冰极世界已经很久没有机械族前来光顾过了,事实上,这类处于第四维度的生命星球,机械族一般是不会光顾的,它们虽然监管星盟所有文明,权限滔天,但却也只限于是在第五维度的星盟位面中,而并无权利伸手到各大文明的诞生地区去,除非是一些特殊事件,比如来自星盟的任命之类,只是,即便是来自星盟的任命,那也应该是去找冰极世界那些大人物,那些各宗的首领,跑来这冰极宗一个弟子潜修的区区冰谷做什么?

    聚集在此的大多数冰极宗子弟都是脸露诧异之色,朱莉安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丝欣喜。

    曾经的西雅家族在冰极世界也是一方豪强,接触过高层,知道星盟的规矩,机械族显然是星盟的使者,能让星盟的使者纡尊降贵到这样的小地方来,原因只可能是一个:这里有人的名声传了出去,被星盟高层或是天门看中,这是来招收天门门生的?

    这原因连朱莉安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虽说自己在冰极宗崛起的势头很猛,但就算整个冰极宗、乃至整个冰极世界,在星盟和天门那等庞然大物的眼里只怕都是蝼蚁般的存在,怎可能突然主动注意到这里一个小小弟子的崛起?但除了这理由,她又实在想不出别的原因来,至少,自己从没有触犯过什么星盟的律法,何况以自己的程度,就算想触犯也触犯不到呢。

    不管怎么说,自己是这冰谷的主人,机械族派人前来这冰谷,必然是来找自己的。无论是喜还是忧,能和星盟扯上关系,都代表着自己的格局已经不再局限于小小冰极宗内一个弟子的程度了,这或许正是西雅家族即将重新崛起的希望。

    她腾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旁边的冰鸟还在惊慌失措的呱呱乱叫着。

    “闭嘴!”朱莉安在这霎那间都忘了刚才弗拉基米尔眼皮动过的事儿,她的脸上带着潮红之色,心里既有一些忐忑更有无尽的期待,只恨这栝噪的家伙在耳边哔哔:“一点规矩都没有,再乱叫,我就把你化成水冲到马桶里去!”

    话音方落,只见两个银光闪耀的家伙已穿过冰谷,悬空而来。

    果然是两个机械族!而且看他们的装束,只怕在机械族中的地位都不低。

    好歹是一个六级文明,冰极世界的修行者们眼力还是有的,冰谷中瞬间就哗啦啦的跪了一片,面对地界星盟的上使,就算是冰极世界的老祖宗也得下跪,何况是这些底层的子弟。

    “拜见上使。”众人齐声呼喝,包括心中正有些激荡的朱莉安。

    那两个机械族却连看都没看这跪拜了满谷的人一眼,而是目光在人群中一扫,随即……

    “地球文明与血魔文明开启文明战,特赦一切地球人罪责,允其参与文明战,为各自文明的生死存亡效力……地球人弗拉基米尔,你可愿以地球人的身份参战?”

    这满冰谷的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愣,地球人?弗拉基米尔?那是什么东西?还有地球和血魔族的文明战?倒是有个别弟子曾听说过一些风声,但那是遥远星盟地界中的事务,和他们可不相干,在冰极世界也根本没有流传起来。

    虽说每一个操控冰傀尸的主人都能从对方残缺的生前记忆中找到他们的名字,但他们是不会将自己傀儡前生的名字宣之于口的,这是一种传统,因此冰极宗人人都知‘冰王子’,但却并无人知道弗拉基米尔是谁。所有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这机械族所言何物。

    唯有朱莉安,明亮的眸子一呆,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冰王子的方向。

    只见那僵硬的躯壳此时微微颤了颤,根本就没有朱莉安的任何指令,那仿佛凝霜一般的眼眸,却在此时缓缓睁开,而在那冰霜般的眼皮之下,一对明亮的眸子闪闪生辉,和寻常冰尸那种灰暗的眸子完全不同。

    “战!”不止是眸子,连他那微微佝偻的身子都在此时缓缓挺直了起来!

    就如同是打开了某种封印、亦或是某种束缚,朱莉安能感觉到自己和冰王子之间那傀尸的联系突然就被中断了。

    非只是如此,一股恐怖的寒冰之力已经从那释放了封印的身体中解脱出来,宛若狂风般倒卷,瞬间就将几十个跪伏得距离他稍近的冰极宗子弟刮飞了老远。

    “敢犯我地球者,杀无赦!”弗拉基米尔冷冷的说道。

    朱莉安整个人都呆住了,她的弗,竟、竟然活了?!

    不止是朱莉安,弗拉基米尔出声的那一刻,整个冰谷都在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冰尸‘复生’,这在冰极世界的历史上并非没有过,但那几乎都是炼制失败后产生的异类,或许会保留一点点前生的记忆和智慧,可看看此时的弗拉基米尔,哪里像是那种诈尸的低贱僵尸生物?那气势、那神态、那气场,这分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而且,当冰封的能量得到释放,当冰之心与曾经的灵魂完美的融合……

    弗拉基米尔身上那所有四溢的寒冰力量都逐渐平息了下来,仿佛从来都不复存在,就像刚才那一瞬间的爆发只是一种错觉,可只有在场寥寥有数的几个高手,以及朱莉安这个曾经的冰尸的主人,才能隐隐感觉到究竟有一股多么庞大的力量被那具‘尸体’给收拢和内敛了起来。

    罗德d瞳孔光芒不断的闪烁,这个任务是他主动要求的,作为朋友,他要给王重一点帮助,但这一路过来,很不一样,这弗拉基米尔的元素力量不止庞大,而且简直是纯净无暇,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大号的‘元素精灵’,就仿佛是一个元素的使者!

    任何纯净而强大的力量,在地界都足以得到尊重。

    “请。”罗德d的声音显得友好而亲近。

    弗拉基米尔迈开步子,在他身后,朱莉安却终于回过神来。

    她无法想象弗拉基米尔竟然活过来了,而且竟然要离开自己!

    “不!你不能走,你是我的!”她忍不住大喊出声来。

    什么家族的荣耀、家族的崛起,此刻的她其实没想那么多,只是感觉心疼,就好像有人要将她最心爱的东西抢走。

    弗拉基米尔前行的脚步顿了顿,缓缓转过身来,平静的神色下,恐怕没有人了解此刻他内心的想法。

    朱莉安跑了过来,眼泪哗哗的往下掉,哪还有刚才那威风八面的冰极宗‘大师姐’的威风?哭得像个小女孩,不过,她本来也只是个小女孩。

    地球给了他第一次生命,朱莉安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对弗拉基米尔来说,除了对“地球”执念和记忆,他剩下的只有朱丽安了。

    “那我走吧,我们永远在一起。”冰冷英俊的脸上一丝不苟,但目光却变得温柔,弗拉基米尔朝着朱莉安伸出了手。

    融合了冰之心的灵魂,纯净无暇,闪耀着一种让人心醉的光芒。

    别说朱莉安,就算是那满冰谷里跪伏着的人,无论男女,统统都痴了一般。

    什么家族的荣耀、什么家族的复兴?不过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在一刻,仿佛都从朱莉安的脑海中突然被抹除。

    朱莉安有些晕乎乎的,呆萌呆萌的牵住了弗拉基米尔伸过来的手。

    “布谷,布谷!还有我!”一个叽叽呱呱在这寂静的冰谷中响起,欢愉而又鼓舞。

    …………………………

    镜面世界……

    这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黑暗是这里的常色,杀戮是这里的主旋律,经历了无数个纪元仍旧如此。

    历史上的镜面世界也有过许多次叛乱,但那只不过是一群疯子在有预谋的情况下换一种杀戮的方式而已,甚至连它们平息的方式都是无比相似,比如某一日,叛军的首领突然暴毙,群龙无首之下,所谓的叛乱自然消散。

    黑暗日复一日,杀戮年复一年。

    那些躲在阴暗中的‘耗子’一直都在冷眼旁观着,包括这次的所谓叛军,在那些耗子的眼里其实和历史上的叛乱没有任何的区别,只不过是挣扎时间的长短而已,星盟很快就会派出杀手来解决这些家伙的,跟着他们,死路一条。

    可此时,黑暗的世界却突然迎来了一道圣光,那光芒耀眼,直透整片世界,就仿若是天穹上开启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光洞,然后有足以照亮整片世界的光亮从那巨洞中透了出来,将余晖撒满了整个世界!

    这可是镜面世界从来不曾有过的异象,至少在这个纪元内都没人见过,只有一些在镜面世界里活的够久的家伙,隐约能从一些古老的图腾中猜测出来。

    那是圣光,能驱散一些邪恶和血腥,能让镜面世界的杀戮诅咒退散。

    无数早已被杀戮意志侵蚀得忘记了自己姓名的人都在这圣光下茫然了,呆呆的看着那圣光,惶然不知所措。而一些‘中毒’已深的老鼠则是被那圣光吓得瑟瑟发抖,拼命的躲藏在更深更黑暗的、让那圣光照耀不到的地方,牙齿不停的打着颤!

    整个平静的镜面世界在一刻都沸腾起来了,而在镜面世界的深处,更有一群早已‘清醒’过来的人,惊骇无比的看着那圣光亮起的地方。

    “是机械族!”

    “难道是机械族出动大军来围剿我们?”

    巨大的营地里,无数人都看向那光亮,既惊又怒。

    都已经被那残酷的律法给逼到了这样的地方,都已经在这血腥的世界中、按照星盟上层的意志,像条狗一样苟延残喘了那么多年,就算自己再有什么天大的罪,也都该赎完了,何况被流放到镜面世界的人往往都是冤屈之徒,只是没有强大的势力和背景撑腰,代人受过而已。可现在,仅仅只是大家保持着清醒在这里过上了几天稍微安生的日子,星盟竟连这都不许?竟然派机械族围剿?!

    所有人在此刻感受到的都是绝望和悲愤。

    “佛陀大人!战吧!”

    “哈哈哈!能在临终前结识这么多好友,不亏了!”

    “我等留在此处和他们拼了!佛陀大人请速速离开,只要你还在,救世军就不会磨灭!”

    墨问没有吭声,只是站在那里背负着双手,虽然闭着眼,但他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远处天边的圣光,他的脸上非但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带着淡淡的笑意。

    只见已有两道银亮的身躯从那光亮中飞了出来,而营地中刚才还在无比激动叫嚣请战的家伙们,此时都愣住了。

    两、两个?

    机械族围剿镜面世界的叛军,竟然只派两个人出来?这是……

    “准备迎接星盟使者。”墨问淡淡的说道,不需要提高音量也不需要什么多余的动作。

    整个大营立刻就安静了下来,毫无任何的质疑声,墨问的话,在这里就是绝对的神旨,所有人都会在第一时间彻底的贯彻下去。

    那两道银色的人影朝着大营方向飞速而来,刚出现时还在无尽遥远的距离之外,可只是几次空间折跃,那银色的人影已到了大营的上方。

    大营中此时安安静静,所有人都用那种冷冷的目光打量着上方的两个机械族。

    能呆在镜面世界的人,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弱者,即便是最次的虚丹,能在镜面世界活下来,那也绝非地界那些普通虚丹可比,这是一个杀戮的世界,没有实力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罗德d和他的同伴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了一丝凉意,能让机械族都感觉到凉意,只能说弥漫在这四周的怨念杀气和敌意实在是太疯狂了。只是也有一些意外,镜面世界的这些人都是机械族送进来的,他们对机械族的仇恨,罗德d即便只用膝盖也想象得出来。可此时,所有的人都安安静静,压抑着他们对机械族的愤怒,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喧哗,甚至还列着整齐的队列……

    什么时候,连镜面世界这些穷凶极恶之徒也变得这么有秩序了?

    最终,他将目光停留在了那大营的正中央,一对青年男女的身上。

    一看到这两人,罗德d就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这是两个地球人,准确的说,其中一个是伪装者:墨问,墨星辰。

    墨问身边的一个异族护卫,在罗德d的光芒扫描之下褪去了伪装,但是没有任何的惊讶,因为在镜面世界,墨问已经掌握了局面,甚至说墨问的每一步都是墨星辰的策划。

    先见过奈皮尔和弗拉基米尔,再看到墨问,并没有带给罗德d任何惊艳的感觉,甚至……感觉有一点失望,因为在他身上没有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另外一个人类女子的力量更弱。

    但……有总比没有好,地球的高手实在太少了,少到连虚丹都的派上场的地步,而且据说这佛陀有一种神奇的净化能力,包括这个墨星辰,实战或许一般,但未必没有别的帮助王重的手段。

    一丝杂念在罗德d的脑海中迅速闪过,但并未对此多作纠结,只是将目光停留在墨问的脸上,直接开口道。

    “地球文明和血魔族开启文明战,根据星盟律法,墨问,墨星辰,你们将得到特赦,随时可以离开镜面世界,若是选择参加文明战,现在就可以跟我走。”

    原本就安静的大营此时瞬间就变得更加寂静无声。

    对这个连死亡都是一种解脱的世界来说,战斗什么的,从来没有任何人在乎,管他是和谁打,所有人听到耳朵里的都只有‘特赦’二字。

    特赦,这是镜面世界每一个人曾经都梦寐以求的东西,显然也曾是墨问和墨星辰的。

    迪摩斯、凌空……无数双眼睛都盯向了墨问,那眼神中带着深深的不舍和恐惧。他们没有理由阻止佛陀离开这里,不管是因为特赦还是因为佛陀族群的需要,可若是佛陀离开,他们怎么办?

    “我愿代表地球参战。”墨问的表情平静,脸上没有丝毫波澜:“只不过……是带上我的兄弟们一起离开。”

    “兄弟?”罗德d愣了愣。

    却见墨问将目光环视向整个大营:“他们全都加入了我地球一脉,只需地球一份公文,他们便全都是地球的公民,按照星盟律法,文明战期间,参战国的所有公民都将得到一切特赦,他们有离开这里的权利!”

    原本死寂一片的大营在短短数秒的平静之后,瞬间就炸开了!

    满营激荡!如今的救世军早已不再只是当初小猫两三只的规模。数目早已逾千,最次也是巅峰虚丹打底,大量实丹骨干,甚至不乏有好几位金丹大能!

    若是正常情况下,有谁要让一个高手改换门庭,是极为罕见的,可这里是镜面世界,这是墨问的救世军!

    这些曾经一个个在地界时的桀骜不驯之徒,穷凶极恶之辈,在镜面世界受尽这永无天日的黑暗生活之苦,早都已经被磨平了曾经的棱角和所谓理想。族群?他们被放逐在这里等死的时候,他们的族群在哪里?

    镜面世界的囚期和其他放逐之地可不太一样,所有虚丹进入镜面世界的囚期都是一百年,实丹则是一个纪元,金丹却就是十个纪元!别看有个界限,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人能在这样的界限中真的活下来,往常能从镜面世界中活着出去的,一万个人里也没有一个,就算是金丹强者都十有七八熬不过那万年的刑期,何况其他?

    原以为这辈子也就只有在镜面世界中慢慢等死了,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出去的机会!

    所有人都激荡了,佛陀并没有忘记他们,正如当初佛陀编收他们时所说的那样‘佛渡有缘’,所有救世主门下,皆为有缘人!

    “我等愿誓死追随佛陀!加入地球文明!”

    “生为地球人,死为地球魂!”

    数百个实丹强者,数百个虚丹,甚至还有一直在人群中不露声色的几个强大存在,那是金丹强者!他们的气息都因为这一刻的激动儿卷荡了起来,恐怖的威压凝聚一股!这可是一个个在镜面世界无数杀戮中活下来的高手,汇聚一处。

    这是一股何等强大的力量!带给罗德d的感觉竟是不亚于一个普通的七级文明!

    罗德d震撼了,他是真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局面,甚至恐怕连掌控一切的维金斯仲裁长以及里昂大法官、甚至包括那个看起来完全捉摸不透的王重肯定都没有想到过,在地球与一个七级文明开战濒危的时候,竟会有这样一群强大的强者愿意加入地球!

    是的,按照星盟律法,这群人只要自愿,地球也愿意接收,这种你情我愿的事儿,星盟是无权干涉的,当然,他们的身份是移民,没有资格代表地球参加文明战,这是文明战的规定。但按照星盟律法,身为地球公民,他们自然也享有在文明战期间的特赦权,离开这里绝无问题。而且,不上战场就没有意义吗?有这样一股庞大的势力,血魔族要是想对地球赶尽杀绝,那就无论如何都绕不开与这群人一决死战!而面对这群能在镜面世界中生存下来的强者,其中还不乏有好几位金丹,数百个实战无比强悍的实丹虚丹,就算是血魔族也未必能稳操胜券吧。即便地球战败,至少也可保证地球一脉能延续生存。

    罗德d显然是乐见其成的,说到底他还是站在王重的一边,只是,就算他们肯加入地球,也还需要一系列的手续等等。

    只是略一迟疑间,墨星辰已如猜到他心思般笑着说道:“上使大人,手续不过只是一纸文书,他们既愿追随,地球难道还会拒绝吗?”

    “稍等。”罗德d并没有拒绝,只见他闭目沉吟,所有人都知道他正在通过机械族的通讯网络在传递讯息。

    这种事,其实就看机械族肯不肯帮地球,手续之类的东西,要卡你你也没办法,可若是网开一面,却是完全有松动的余地。

    所有人都在忐忑的等待着,墨问还是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如此十几分钟,罗德d猛然睁开眼来,脸上带着一丝机械族所特有的僵硬笑意:“准!”

    ……………

    两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地界各方对两族文明战的议论声早已到了顶峰。

    今天便是文明战开启之日,地界各方的赌盘也在今天早晨正式停盘,统算的结果惊人。

    买胜负盘的人寥寥无几,毕竟这胜负的结果太好猜测,赔率也很低,预防那些想两边同时买进的人。大多都是赌血魔族到底能几战胜出的。九人文明战,五场胜利即可胜出,但若是让地球赢个一两场,那就是六场盘、七场盘了。大多数人买的都是六场盘,毕竟考虑到冥王木子和天尊王重的存在,这两人在大多数人眼里都是有能力与血魔族金丹一战的人,除了血魔老祖可以说稳胜之外,其他普通金丹还真未必有稳吃这两人的可能。

    因此血魔族六场胜出,是现在地界对这场文明战最认可的结果预测,因此买入者众多,你几百我几千,整个地界上万种族、过亿公民都参与其中,庞大的赌盘资金在统计后已经累积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数值上,只是赔率仍旧不高,毕竟买地球的人太少,没有对应的赌池资金,赔率自然是少得可怜。但就在昨天晚上,赌盘即将收官的最后阶段,也是地球胜负赔率最高的时候,一笔强力资金注入到了地球胜出的盘口中,竟瞬间将整个已经快跌倒谷底的赔率直接拉高了十几个百分点!这绝对是能让富裕如幻族那样的族群都要掏干腰包的庞大资金,竟然全买地球?历数整个星盟,谁有如此大的财力和魄力?

    地球?一个区区四级文明,是不可能拥有如此庞大资金的……

    机械城,传送场……

    大量的人流往来,原本机械城的入城申请就十分苛刻,而在这两天还能往返于机械城的人,在地界更是非富即贵。大量六级文明甚至七级文明的高层从这里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平日里在地界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们纷纷亮相。

    有四五个机械族人以及几个虫族,罗德d、德文d、罗琳J、万万珉等等……虽然看起来都很年轻,但却无人不知他们尽皆都是星盟未来的高层领袖,此时竟似是在此等待着接待某人。不是接待那些六七级文明的高层,对机械族来说,那些人还没有被专门接待的资格,也不是各大八级文明以及星盟高层,那些自然有专门的机械族接待队。罗德d等人就像是私人聚集,组合也是千奇百怪,有虫族甚至还有在所有人眼里马上就即将灭族的地球人,这是在等待谁?

    直到一个特别的传送班次到来。

    ‘281号传送区的工作人员请注意,来自YH星域的特别班次传送即将抵达,请准备接待。’

    嘹亮的电波声响起,罗德d等人似乎终于等到了来客,他们并非是以官方的身份来接待谁,只不过是作为王重的好友,负责替他招待一下那些从没有来过地界机械城的一群特殊朋友。

    “他们到了。”罗德d等人微微一笑,朝那传送台方向走了过去。

    四周有不少人的目光都朝这群人看去,也朝所谓YH星域传送的281号传送台看去, YH星域?一听就像是来自边缘世界,如此落后的鬼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劳动这帮未来的星盟领袖前来迎接?许多人都好奇。

    传送通道还在对接中,里面站立着的是二十几个人,除了王战峰、雪姨等寥寥几个长者外,大多都是年轻人。

    马东站在那透明的传送通道内,眺望着繁华而科技感十足的地界,也是无尽的感慨。

    地球确实变强了,想当初穷尽整个地球之力,提供各种资源在星盟帮助下建立起来的超远距离传送通道,只花短短十几天便能横跨半个第五维度,这已是地球曾经对科技臆想的极限,让无数地球人为之骄傲自豪。可现在,只是花了点‘小钱’,让机械族特别开启的急速传送通道,昨天晚上出发,才花了不到十六个小时便已抵达,从地球来一次地界不过就像是曾经坐铁轨横跨了几座城一样,这可绝对是几年前的地球完全无法想象的东西。

    在他的身后,艾蜜莉尔、萝拉、夏尔米、鬼心影等人都是按捺不住兴奋之意的朝传送通道外东张西望,即便是老成稳重的王战峰、雪姨等长辈,此时也是忍不住面带兴奋之色,可以理解,不管他们在地球的身份有多高、威望有多高,可终归也只是一些没见过世面的‘土著’而已,就算是马东这个长期和幻族打交道,但走出地球这么远也还是第一次,这种兴奋未必是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那类情绪,但却是一种对地球的民族自豪感和认同,忍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意都是难免的。

    可惜,还有很多想来的人没有来成,比如海曼、比如巴伦,多想亲眼来见证王重的奇迹,多想来亲身陪伴地球文明的兴衰起落,只可惜他们都没能成就天魂,而仅仅英魂体质,面对神域地界这样的环境,是连生存都做不到的,刚走出传送场只怕就要被恐怖的重力给直接压死。

    当然,最可惜的是斯嘉丽没有来……当初早在老王离开地球时就已经迈入天魂的斯嘉丽,当然不是因为实力的原因而无法来到神域。

    看着传送通道下方那繁华的城市,马东不禁想起几天前斯嘉丽对他说的话。

    “其实,我不出现对他就是最好的。”

    虽然只是短短一句话,但马东却能感受得到斯嘉丽的坚决,更明白她的意思。

    如今的王重早已强大到让许多人可望而不可及,但斯嘉丽却是王重唯一的破绽,这些年来斯嘉丽的低调是有道理的,甚至当王重进入天门之后,斯嘉丽将天京学院院长的身份都给辞掉了,隐姓埋名的在新世界之城里隐居,怕的就是有心人利用她来对付王重。

    所以她不能来,甚至,早在几天前马东还将她进行了转移,彻底隐藏起来。对手是血魔族,他从不小看对手,他已经为此失去过很多很多,何况对手还是血魔族这样的恐怖大敌……任何漏洞,都得将之掐死在摇篮中!

    只是思绪稍一翻飞间,传送阵已对接完毕,四周的光罩打开,笼罩着巨大重力和灵压的同时,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同时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眼前。

    蓝黛儿,曾经圣城的美女导师,和几个机械族、虫族一起在此等候众人,这种时候自然不是给蓝黛儿和大家叙旧的。只见一个机械族率先走上前来,朝王战峰伸出手,热情的说道:“来自地球的朋友们,欢迎你们,我叫罗德d,是王重的好友,由我来带大家前往文明战的观星台吧。”

    机械族确实不擅长交际,连最正常的客套话都没有几句,但那份儿热情却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出来。

    果然是地球人!早就听各种传闻说机械族和地球有一手,只是没想到区区地球来客,又不是王重本人,居然都能劳动机械族这些未来之星前来迎接,足见机械族对地球的重视已经到了何等样的地步。

    四周低议声不绝,若是在平时,肯定是对这踩了狗屎运的地球羡慕嫉妒恨了,可在今天,大多数人的脸上却都只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甚至还有着些许的嘲讽,一个今天就即将要被灭族的文明,就算有机械族另眼相待又能如何呢?

    王战峰等人深吸口气:“有劳了!”

    观星台只是一个统称,这里不但是机械族用以研究维度星象的地方,也是各种大型竞技、活动等场馆所在,这次文明战便是在天王馆中举行,这是一座足可容纳百万观众的竞技场,堪称算是整个星盟地界最大的竞技场了,专门为文明战准备,已经有近一个纪元未曾动用,但保养得宜,整个场馆看起来倒是新新崭崭。

    尽管此时距离文明战开始还有两三个小时,但当罗德d等人带着王战峰一行赶到天王馆中时,这里却早已是人山人海,足可容纳百万观众的场馆中几乎已经座无虚席。

    四周的环形看台上人头耸动,各种杂议声铺天盖地、嗡嗡震耳。下方则是一个椭圆形的巨大竞技场,足有上十万平,密密麻麻的符文结构沿着整个竞技场边缘布满了一圈,那些纹路上闪烁着淡淡的蓝色荧光,自有一股浩荡的无形能量环绕这些符文纹路而生,在空中集结,虽然无形无相,但哪怕只是远远隔着都能感觉到这些能量的厚重,显然是一种强大无匹的防护符文结构,足以帮看台上的观众抵御来自金丹强者的攻击。

    “血魔必胜!文明差决定一切!”

    “放心,如此实力悬殊的文明战,简直是亘古未有。”

    “三年前不过只是区区四级文明里的垫底货,仅只靠三年时间居然就敢在文明战里挑战血魔族?”

    “被逼的吧,估计地球那边现在早已是哭声震天了。”

    “那可未必,听说地球那边现在正是干劲十足,全民都是空前热情,坚信他们的王重是一代战神,能在这文明战上一挑九呢。”

    “星盟里还有这么弱智的民族?”

    “哈哈,这倒是真的,我有个朋友和地球有生意往来,那边毕竟才刚刚加入星盟,普通民众对所谓七级文明的实力根本就没有概念,只是盲目崇拜他们的‘神’罢了,他们都认为地球必胜呢,哈哈哈哈!”

    “听说昨天的赌盘了吗?收盘前突然有大批资金注入,买地球胜出,肯这么干的,估计也只有地球人了,孤注一掷嘛。”

    “昨天那赔率的拉升,入场的资金可不是小数,区区地球,他们能有那么多钱?”

    “谁知道呢?听说那个姓王的在天门捞了不少,他们那个冥王木子在地下世界更是富得流油……估计还得将整个地球抵押出去吧。我看啊,地球不但今天要输个精光,连同他们子孙后代上万世,都得被这笔巨款给压榨到死了。”

    “嘿嘿,可怜、可悲、可叹,真是个悲哀的民族。”

    “今天估计是一场都赢不了,史上最快结束的文明战!”

    “那个姓王的地球人不是号称什么天之骄子吗,今天便让他摔个狗吃屎!”

    才刚入场,四周山呼海啸般的杂音便已灌入马东等人的耳朵,虽说早就已经知道星盟诸族对此战的看法和态度,可现场如此一面倒的呼声,以及那些对地球的恶意腹诽、嘲弄之声,仍旧是让众人脸上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说实话,纵然整个星盟都看不起地球,可地球人自己是没有这样的‘自觉’的,特别是来的这一帮,上至老成的王战峰、雪莉等元老会长者,下至马东、艾蜜莉尔、萝拉等人,他们并非完全不清楚血魔族的实力、更不是不知道一个七级文明的可怕,恰恰相反,这一年来和星盟的各种深入接触,他们对号称顶尖七级文明的血魔族、对所谓金丹大能的强大十分了解。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幼儿园三年变两年蒂勒森初次拜访亚洲在这种天气里我可以想很多
推崇乐活、养生、养心的生活态度 | 1、最土办法抡车门有实验证明 | 老子抱怨不信这个邪 | 得到那件宝贝以后就马上接到身边